分类:大咖健谈

李长青|不用对粪口传播大惊小怪

文 | 李长青 新型冠状病毒被有些专家认为存在粪口传播的可能,依据是有两位院士的实验室在一位患者粪便中分离培养出了病毒。但这样的实验结果,还不能证明粪口传播的存在,可以说离着还老远。 首先,还是要搞清比例多少。新闻报道中提到两位院士只 …

神奇的口罩

原标题:人们为什么在流行病传播时戴口罩? 文 | CHRISTOS LYNTERIS 最近的新冠病毒疫情,让人们前所未有地竞相争抢口罩。“在个人防护用品市场,世界正面临严重混乱,”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周警告,“目前的需求 …

循证的崩溃

文|棒棒医生 循证医学在中国本来就虚弱得可怜,在暴虐的新冠病毒面前,已经濒于全面崩溃。 临床决策必须建立在当前最佳证据的基础上,这一原则被“萨妹”无情地蹂躏和唾弃。 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仅仅做过体外细胞实验,就敢于宣称对新冠肺炎有效 …

关于新冠病毒,科学家迫切想知道的几个问题

本周,在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总部确定研究重点时,我们希望,正在紧急协调中的科学也能在其他方面对抗危机。它可能有助于对抗正在出现的“信息传染病”,即真实新闻、假新闻和伪科学交织混杂的声音,它们助长了不确定性和恐慌。 而且,这可能有助于逆转一些似乎由民粹主义和本土主义推动的措施。旅行警告、彻底的旅行禁令、移民控制以及对来自不同地域者的仇外对待都造成了重大损害。 我们的目标是至少领先于流行曲线几步。科学家们必须让卫生当局做好准备,应对任何随后的感染浪潮,并为这种特殊病毒出现季节性重现的可能做好准备——也许有一天,它的危害性可能只和普通感冒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