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瑞典我们不戴口罩?

FREDDIE SAYERS | Unherd

应对新冠大流行的独特方案“设计师”安德斯-泰格内尔(Anders Tegnell)为自己的方法辩护。

在短短几个月内,瑞典应对Covid-19大流行的战略设计师安德斯·泰格内尔从无名医生和技术专家变成了瑞典乃至世界各国和地区家喻户晓的名人。他受到一些人的爱戴(人们甚至用他的脸做纹身的图案),也被另一些人强烈地憎厌。今天,他晒得黝黑,神情轻松,刚刚度假回来,穿着一件开领的Polo衫。

经过这几个月,他现在觉得自己的策略是失败的还是成功的?两者都有一点,他快速说道,但更多的是在强调后者。

"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个策略是成功的。我们现在看到的病例数在迅速下降,我们的医疗服务一直在发挥作用,任何时间都有免费的床位,医院里从来没有任何拥挤的现象。我们能够保持学校的开放,这是非常重要的,社会也相当开放——同时社交隔离也意味着疾病的传播受到了限制。

失败的地方是指死亡人数……但这与瑞典的长期护理设施有很大关系。现在情况有所改善,所以我们看到的病例已少了很多。"

死亡率是现实数字——那么,为什么瑞典的死亡率如此之高?每百万人口中约有550人,仅低于英国和意大利,但远高于邻国挪威和丹麦。泰格内尔博士认为有以下原因:瑞典拥有较大的移民人口和密集的城市地区,与其他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相比,瑞典实际上更类似荷兰和英国;瑞典的死亡计数系统比其他地方更严格;此外,各国处于流行病周期的不同阶段,因此比较总数还为时过早。

在上述原因中,他没有提到的一点是,瑞典在欧洲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在任何时候实行过强制封锁。他真的认为这不是一个原因吗?

"我不确定封锁会不会容易造成差别……在很多方面,瑞典已经实行了非常严格的封锁。我们已经减少了很大程度和范围的社会流动:我们比较了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旅行量,瑞典旅行量的减少与邻国是一样的……在很多方面,瑞典采取的自愿措施与其他国家的完全封锁一样有效。所以我不认为完全封锁是所有国家都应该采取的方式…….现在瑞典的病例迅速减少,又一次表明,你可以在一个国家不进行完全封锁的情况下,让病例数量下降不少。"

我进一步问:他是否认为封锁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不知道。它也许会有一些区别,我们不知道。但另一方面我们知道,封锁对公众健康也有很大的其他影响。我们知道,关闭学校在短期和长期内都对儿童健康有很大的影响。我们知道,人们失业也会在公共卫生领域产生很多问题。所以我们也要看看停课有哪些负面影响,而这一点到目前为止做得还很不好。"

泰格内尔指出瑞典不同地区之间的巨大差异——南方部分地区的Covid-19比一水之隔的哥本哈根要低得多,而斯德哥尔摩则相对较差,尽管在全国范围内采取了同样的策略。他将此归结为国际旅行导致的病例初始输入量。

"这似乎与多少人在同一时间输入疾病有密切关系……瑞典的春假根据不同的地理区域分布在四个不同的星期。不幸的是,斯德哥尔摩的春节假期恰好是Covid-19在欧洲大肆传播的时候……所以很多住在斯德哥尔摩地区的瑞典人都带病回来了。这引发了一场比瑞典南部、芬兰或挪威开始时高得多的疫情。目前在我看来,这是最有可能的理论——如果有一个大规模的输入,那将是一种非常非常难控制的疾病。" 换句话说,斯德哥尔摩在输入病毒方面更像伦敦或纽约,而不是奥斯陆或赫尔辛基。

他坚信,根除——在英国和美国正在占主导的零容忍方案——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我们可以根除的疾病——用我们现在的方法是不行的。从长远来看,它可能是一种我们可以用疫苗来根除的疾病,但我甚至不能确定这一点。如果你看看类似的疾病,比如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病毒,尽管我们有疫苗,但我们还并不能根除它们。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我们必须要学会与之共存的疾病。"

很多人觉得安德斯·泰格内尔的做法过于放任自流,即便是现在,他也应该出台更严厉的措施。他所在的卫生局本周的一个模型显示,明年瑞典可能会出现多达3000人的额外死亡——他是不是应该做更多的事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他坚持认为,这些预测只是模型,他希望并期待能取得更好的结果。而且他还注意到,这些严厉的措施是否弊大于利。

"我们当然希望尽可能地降低死亡率,但同时我们也要看看你所说的那些严厉的措施,它们是否会因为疾病以外的其他手段导致更多的死亡?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需要讨论一下我们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是对整个公共卫生更好?还是想尽可能地压制Covid-19?因为摆脱它是不可能的:它在新西兰传播了很短的时间,也许冰岛和那种国家能够把它挡在外面,但是在今天全球一体的世界里,把这样的疾病挡在外面,在过去就没有可能,在未来有可能的话,那更令人吃惊了。"

一种似乎没有不良影响的干预措施是鼓励或强制使用口罩。这在美国和最近的英国已经成为一个激烈的政治问题。在瑞典,口罩的使用在所有场合几乎都可忽略不计。为什么不建议使用口罩?

"一个原因是社会上使用口罩的证据基础还很薄弱。即使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以不同的方式强制执行……我们也没有看到任何新的证据出现,这有点令人惊讶。另一个原因是,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保持社交距离比给人戴上口罩更能控制这种疾病。我们担心(至少从其他国家的某些情况来看),人们戴上口罩,然后他们认为自己可以与他人近距离接触,甚至在疫区无所顾忌地走动。在我们看来,这肯定会产生比我们现在更高的传播率。"

泰格内尔博士认为,强调病毒的传播而排除其他一切因素的做法是错误的,因为病例数量与死亡人数的相关性越来越小。

"死亡人数与一个国家的病例数量没有那么紧密的联系。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影响死亡数量。哪一部分人受到疫情冲击?是老年人吗?你能多好地保护长期住在养护机构中的人?你的医疗系统如何继续运作?如何改善ICU的治疗?所有这些事情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想,这些方面对死亡率的影响将远远超过疾病的实际传播。"

他的信念是,在最终的数字中,感染死亡率将与流感相似。“也许会有0. 1%到0. 5%的人被感染而死亡,这和我们每年看到的流感并没有根本的不同。”

关于有争议的群体免疫问题,他认为,瑞典已有更大比例的人口有了免疫力,而不是抗体研究所表明的那样。

"已经有一些小型的研究表明,在曾被PCR诊断为Covid-19的人中,并非所有人都会产生抗体。另一方面,我们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两次患上Covid-19似乎是极其罕见的……显然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有其他免疫力,T细胞免疫是最有可能的一种。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病例数的快速下降,当然这其中一定有某种免疫的参与,因为其他方面没有什么变化。也就是说,免疫力对如今瑞典的R值影响相当大。"

这是否意味着瑞典将比那些到目前为止感染水平最低的国家更容易限制第二波和未来的爆发?

"我认为,瑞典很可能更容易限制这类疾病的爆发,因为人口中有免疫力。我们在麻疹和其他疾病方面的所有经验都表明……如果人口中有大量的人有了免疫力,控制疫情要比没有免疫力的人口容易得多。

"现在欧洲有一些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传播程度相当低,这对于一种看起来传染性很强的疾病来说,人口中的免疫力如此之低,是非常不寻常的。如果这真的是这种疾病可持续存在的方式,我们将拭目以待——我想秋天会证明这是否可能。"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全世界的目光都在关注着他。他希望如何评价,以及何时评价?

"最好在比如说12个月后,明年夏天之后,围绕这个问题进行更完整的讨论,那么我想我们可以更公正地判断一些国家(抗击疫情策略)的好坏。"

他已经答应到时候再和我们讨论。

Why we aren’t wearing masks in Sweden?

~~~欢迎转发~~~

!!!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