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尾声-纪小龙谈健康

只想做个好医生

在与细胞对话的过程中,我感受着生命 作为一名病理医生,我工作的直接对象不是病人,而是一个个标本、一张张病理片子。透过这张张玻璃,我触摸到了世间最真实、最宝贵的东西——生命。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因此对起“一锤定音”作用的病理医生来说,错误是一次 …继续阅读请订阅 纪小龙健康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