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有趣的小世界-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

萤火虫的战争

2006年的夏天我是在新英格兰度过的。在新英格兰夏夜的草地上,可以看到许多萤火虫飞舞。我突然想起,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萤火虫了。在我近年来长期生活的地方,是没有萤火虫的:北京的市区固然不必说,南加州的郊外也见不到萤火虫的踪迹。实际上,由于 …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翅膀上的眼睛

世界上最大的蝴蝶翅膀的宽度长达30厘米,就像一只鸟,因此有了一个名称叫鸟翼蝶,传说要用箭才能把它射下。曾和达尔文共同提出自然选择学说的英国生物学家华莱士却用捕虫网捕到过它,在其名著《马来群岛》中,他如此描述首次捕获鸟翼蝶的情形: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舞虻的结婚礼物

巴伦·奥斯登 -萨肯(Baron Osten-Sacken,1828-1906)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俄国驻美国的外交官,曾经担任过俄国驻纽约的总领事。他同时也是一名昆虫学家,在20多岁时就开始发表昆虫学论文,并在42岁提前退休,以便全身心去研究昆虫。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与蛆共生

芝加哥大学进化生物学家杰里 ·科因(Jerry A. Coyne)20世纪70年代在哈佛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时,有过一段奇遇。1974年夏天,他选修热带生态学课程,前往哥斯达黎加的热带雨林实习。每天晚饭后,学生聚在一起听课,也就难免遭到热带蚊子的袭击。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破解蜜蜂的舞蹈

在上个世纪一二十年代,许多生物学家认为蜜蜂和其他昆虫都没有色觉。难道花朵鲜艳的色彩竟会不是在吸引蜜蜂的来访?德国生物学家卡尔·冯·弗里希(Karl von Frisch,1886-1982)对此不以为然。他开始做实验测试蜜蜂的色觉能力。在一些有不同的灰色程度的纸 …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赤眼蜂的愚蠢选择

美国第一位土生土长的昆虫学家威廉·派克(William D. Peck,1763-1822)在1805年回到母校哈佛就任其首任博物学教授之前,是一位“民间科学家”,呆在他父亲的农场研究昆虫,发表过几篇开创性的论文。1799年,他在研究梨树的害虫梨叶蜂时注意到,梨叶蜂的卵本 …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寄生蜂的聪明选择

英国昆虫学家乔治·索尔特在研究赤眼蜂把卵产到其他昆虫的卵中的寄生行为时,发现赤眼蜂固执地把“大的就是好的”当成信条,无视卵的真假,愚蠢得可笑。但是他又发现,赤眼蜂并不总是那么傻,有时还聪明得可爱。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蚊子的恋曲

鲁迅在其名篇《夏三虫》说:“跳蚤的来吮血,虽然可恶,而一声不响地就是一口,何等直截爽快。蚊子便不然了,一针叮进皮肤,自然还可以算得有点彻底的,但当未叮之前,要哼哼地发一篇大议论,却使人觉得讨厌。如果所哼的是在说明人血应该给它充饥的理由, …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