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人兽之间-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

镜子中的自我

有些人在为伪科学辩护时,常用的一个理由是:科学哲学界对什么是科学还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怎么能判别科学的真伪呢?如果这个逻辑能够成立的话,我们也可以说没法判别人与非人,因为生物学界对什么是人,也还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站在黑猩猩的立场上看

美国科学院院士基本上是个荣誉称号,在其不多的特权中,很重要的一项是可以直接把自己的论文或推荐别人的论文到《美国科学院会刊》这份闻名世界的学术刊物上发表。美国韦因州立大学生物学家莫里斯·古德曼(Morris Goodman)2002年4月新当选院士,在《美国科 …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聪明的动物会“数数”

报载,北京石景山区有一只“天才”小狗“齐齐”不仅认得数字,还会四则运算。主人在卡片上写上算术题,问它的答案,它就会用正确的叫声次数来回答。加、减、乘、除样样都会。据说已在电视上做过几次表演,记者也去做了验证。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人也不是理性的动物

这是一则在中国妇孺皆知的寓言:一个养猴子的人拿橡子喂猴子,对猴子们说:“早上给三个,晚上给四个。”猴子们都很不高兴。于是他又改口说:“那就改成早上给四个,晚上给三个。”猴子们就全都高兴了。“朝三暮四”后来讹变成了反复无常的意思,但是庄子讲这个 …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眼见未必为实

几天前我去了一趟费城富兰克林研究所的科学博物馆,那里有不少简单的视觉实验让人亲身感受人的眼睛是多么容易被蒙骗,同样大小的图形会被看成大小明显不同,静止的物体会被看成移动的,黑色的图形会被看成彩色的……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快乐就在大脑中

就像许多重大的科学发现,神经生物学最重大的发现之一纯属偶然。 20世纪40年代,神经生物学家已掌握了一种研究大脑功能的新方法:在动物大脑的某个区域植入电极,用微弱的电流刺激它,看动物会有什么反应。1949年,马贡(Horace Magoun)等人用这个方法 …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

我们脑中的时钟

在调整时差观赏世界杯足球赛的球迷们都有这样的体会:如果是一场比分悬殊、大局已定的比赛,最后的时刻不知不觉中很快就过去了;但是如果是一场旗鼓相当、比分相同或只差一个球的比赛,观众们都在希望或者担心比赛结果在比赛结束前会逆转,这时候最后的一 …继续阅读请订阅 方舟子美文集 or 猫头鹰年会员.